專家論壇

名家文章

名家文章

清醒地看待中醫的現在與未來

2005年3月28日,《中國中醫藥報》刊登了“中醫發展應走中西醫結合之路”的文章,說中醫有三大痼疾:復古、信老、抱殘守缺。認為“中醫西化”是實現生存的必然選擇,是中醫的“重要出路”。該報12月7日又發表了某中醫專家“思考中醫現代化”的文章,認為西醫發展迅猛異常,臨床覆蓋面不斷擴大,中醫臨床則處于弱勢,如一味屬意于特色而忽視時代性,在醫療市場的競爭中,勢必還要退縮。并說“從近年媒體的輿論看,中醫忽爾說‘未來的醫學是中醫’,甚至美妙無瑕,忽而又說‘中醫即將消亡’,自相矛盾,又很少自醒,總是問道于其他學人,以求得一句‘中醫是科學的’,這說明自信不足”。并呼吁對于中醫自身的體系及特色等方面“做一個全面的清理”,用中醫現代化的“偉大實踐”,保持中醫特色性與時代性的和諧。某著名專家也說“有些人不理解中醫學的精華,因而對于引進現代科學包括現代醫學不免有‘西化’的嫌疑,陷入‘引進——挨打’的思維怪圈”,“有的高談闊論激情高得離譜,而提倡實干苦干卻不足”。

如何看待中醫的現狀與未來,應當走什么道路、用什么方法發展中醫,的確需要我們“全面清理”幾十年來所進行的工作,有一個清醒的認識。

本文主要內容收載于朱良春先生主編的《名師與高徒》一書之中,文題為《鄧鐵濤未來醫學思想初探》,在南通會議上進行了交流,引起部分與會代表的關注。本書在收載本文時,進行了必要的修改與補充。2006年2月15日《中國中醫藥報》曾摘要發表。

30年前,美國未來學家阿爾文·托夫勒著《未來的沖擊》, 他在序言中說:“沛然而作的變革浪潮,其來勢之猛,實已到了足以潰決廟堂,否定價值,毀根拔基的地步。未來沖擊已經不再是一種遙遠的危險,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時癥”。

其實,美國在1970年時所面臨的未來沖擊,遠遠沒有中醫學所經受的現代西方醫學的沖擊更猛烈、更強大。1970年我們正在干什么?文革的時候我們如何看待未來?當時混亂的局面,曾經困擾過共和國的領導人。1974年提出的“四個現代化”奮斗目標,無疑是走出困境的大膽假設。后來雖然有過動搖,但始終未曾讓人們遺忘。這一事關共和國未來的設想是那么智慧,它使激烈的論爭、人與人的斗爭轉化為一個共同奮斗的目標。對于未來的憧憬,曾經鼓舞了一代人。當年的改革開放、今天的社會進步、經濟發展,與“四化”的宏偉目標不無關系。未來學的偉大力量,是不可低估的。

面對沖擊,阿爾文·托夫勒說:“使我吃驚不已的是,我們大家對于應變的問題所知如此之少!蹦敲,中醫界在面對西方醫學沖擊的時候,是否已經有了清醒的認識,有了自如應對的良策?是否已經“嚴陣以待”、“我自巋然不動”?“衷中參西”、“中西匯通”并沒有使中醫達到免受沖擊的作用,也沒有成為溶解西醫、同化現代醫學、發展中醫學的理想境界。緊接著而來的“中醫科學化”,其潛臺詞就是余云岫的“中醫理論陳腐玄虛,中醫經驗偶合幸中”!更大的傷害是有人說中醫是“封建醫”、“舊醫”,必將隨著封建社會的消失、學習蘇聯經驗的深入而不復存在。在這樣的認識背景下,中醫的未來能是什么呢?

還有一個善意的誤解,說中醫是“偉大寶庫”、是“祖國醫學遺產”。寶庫可以被利用,也可以被盜竊,只有逐漸消失的前景,而不會有充滿生機的未來;“遺產”也是滿帶著陳腐氣息的舊東西,很難讓人有時代的感覺!爸嗅t現代化”的前提,就是中醫不夠“現代”,而是處于“過去”的、“樸素”、“原始”的狀態的代名詞,這樣的醫學,能是富有生機的醫學嗎?能夠喚起從業的青年的熱情嗎?不“自我從屬”才怪!一個滿是陳腐氣息的學科,能有光輝燦爛的未來嗎?難道我們是“第二個”考古學專業?!

鄧鐵濤教授對中醫學有深厚的感情,幾次上書中央領導,對于成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,對于確立中醫藥在公共衛生領域的地位,對中醫藥的發展傾注了滿腔的熱情。他看到經過幾十年的發展,尤其是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成立之后,中醫事業在組織上有了較快的發展與恢復。但是毋庸諱言,在表面繁榮的背后,隱含著深刻的學術危機。博士生復試的時候,竟然寫不出十個中醫處方;某些高職稱的專家,在診病的時候連脈也不摸了;眾多的中醫畢業生都不學習中醫原著了,從經典到歷代醫家的著作都被冷落在一邊,卻去盲目地追求現代化,學西醫、學外語,傳統的系統理論被當作擺設,或者認為是即將被取代的陳腐說教,中醫理法方藥體系的完整性正在逐步被肢解、被改造,長此以往“大廈將傾,中醫危矣”!現代醫學對于中醫學的“不尊重”,對于改造中醫的熱衷,引起了鄧老深深的憂慮,他一次次不顧年事已高,站出來大聲呼喊:《正確認識中醫》《為中醫發展架設高速路》《中醫與未來醫學》《21世紀中醫必將騰飛》《再論中醫藥必須深化改革》!他為我們清醒地認識中醫投去智慧的一瞥。

鄧鐵濤教授對中醫的現在與未來曾經有過很形象的說法:“自我從屬”, 用西醫的標準評價、改造中醫;“泡沫中醫”, 職稱系列齊全、中醫味越來越淡、中醫院不姓中、不能姓中;“回歸中醫”, 堅持傳統、重溫經典、早上臨床、早跟師學習、提高臨床療效;“做鐵桿中醫”, 能中不西、先中后西、堅持唯物辨證法、用最先進的科技發展中醫;“中醫是未來醫學發展的方向”, 中醫學是中華文化的瑰寶、中醫藥學是正在走向世界的中國第五大發明、中醫學的先進理論部分是未來醫學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、“中醫是以人為本的醫學”、“仁心仁術”是未來醫學的最高精神境界。這充分體現了他對中醫現狀清醒的認識、憂慮與期待。

鄧鐵濤教授在《中醫與未來醫學》中說:西醫“不少治療手段,看來對某一個病已經解除了,但會落下另一個終身遺憾。例如小孩發熱,用抗菌素治療,熱退了,但耳朵卻聾了!據報導,中國每年制造3萬聾啞兒童;又如胃潰瘍大出血,血止不了便把胃大部分切除。又如‘糖尿病足’,病在腳趾上,治療方卻把腳切掉,未能治愈又把腿切去了!這樣的技術,就不能稱為‘仁術’。不論現代手術已發展到如何高明的程度,但大方向肯定是錯了。中醫學對不少急腹癥,可以用‘非手術治療’治好。用‘仁術’來考量,這才是未來醫學的方向!币粋學科的振興,離不開理論的進步。鄧老未來醫學的思想,為中醫樹立了一面前進的旗幟。

在《正確認識中醫》里,鄧教授說:“站在世界的角度看,舉凡中醫處理疾病卓有成效的方法,在外國專家眼中,都是新鮮事物,是創新。舉例如‘針刺四縫’治療急腹癥的蛔蟲團梗阻,既簡單又速效,又省錢。在外國醫家看來卻多么神奇!把這一療法放到世界醫學中去,就是現代化的成果。什么叫現代化?就醫學而言,不應只追求形式,不應以時間定位,應該用最少的支出,以最短的時間,達到最佳的效果,這才是世界人民對現代化醫學的要求。病人住院從頭到腳,做各種儀器檢查,出院交費幾十萬,這就是現代化嗎?”“但可惜的是,我們當前的醫、教、研,都努力引進西醫的東西以圖說明中醫之理論,或以西醫的理論改造中醫的精華,以為是在創新。這種錯誤的傾向,影響中醫的發展已數十年了,不能不引起我們的反省!

鄧教授為我們“正確認識中醫”,指出了一個正確的立場,就是應當站在全世界科技發展的立場上看問題,而不是用王清任解剖實證的觀點為中醫改錯。(比如,西醫切去了脾臟,中醫辨證的時候也不能認為無脾。因為在中醫的理論體系里,“人絕胃氣則亡”,豈能沒有“后天之本”?)凡是現代醫學所不能認識,而中醫確有實效的東西都是精華。比如中醫藥運用獨特的思維方法,駕輕就熟地依靠四診就能認識病人的狀態(證候),深刻地闡明西醫看不見、還沒有形成病灶的疾。ㄈ缯既巳70%的亞健康),并出神入化地運用含有復雜化學成分的中藥(中藥在吸收的時候已經屬于分子水平,而不再是粗糙的草根樹皮),安全有效地治愈了很多常見病與疑難病。盡管醫療市場排斥中醫特色,簡便廉驗的中醫藥的確優秀。

鄧教授說:“中醫藥學是中華文化的瑰寶,但真正認識中醫藥學的真正價值,對于世人來說,對于醫學界,甚至對一些中醫來說,卻不容易!20多年前,在一次中醫學術會議上,有位西學中專家說:‘抗生素發明之后,中醫治療肺炎便落后了;速尿發明之后,中醫治療水腫便落后了!皫啄暧星嗄曛嗅t寫文章認為:‘中醫變也得變,不變也得變’。往哪變呢,朝西醫方向變。去年又有資深的中醫專家寫調查文章,認為中醫的臨床優勢病種越來越少了。如此之類的文章還不少,多立足于批判中醫理論之錯誤或不足,或對某些理論抽象的肯定、具體的否定。這都反映一部分學者對中醫藥學的信心不足,一種信任危機在滋長蔓延,這是一種危險的思潮。

毛多 奶大 水多,果冻传媒女演员杜冰若,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无遮挡免费视频
  • <blockquote id="ywaya"><center id="ywaya"></center></blockquote>
  • <xmp id="ywaya"><table id="ywaya"></table>